针对东京奥组委执委会前委员高桥治之受贿案的查询近来又有新的发展,另一家日本广告巨子企业ADK(旭通DK)也涉嫌在高桥治之的暗里运作下,成为东京奥组委的外包企业并

针对东京奥组委执委会前委员高桥治之受贿案的查询近来又有新的发展,另一家日本广告巨子企业ADK(旭通DK)也涉嫌在高桥治之的暗里运作下,成为东京奥组委的外包企业并不合法获利。《日本时报》报导,东京当地检察厅特别查询小组置疑高桥治之鼓舞电通公司挑选ADK成为其合作伙伴,担任资助商事务的外包服务。电通公司是东京奥组委的独家营销合作伙伴,而高桥治之曾经是电通公司的高管。2018年,日本最大的泊车业运营公司Park24成为东京奥运会资助商,ADK被以为在商洽中发挥重要作用,从电通公司拿到了一笔外包费用。但其实ADK在Park24与东京奥组委的商洽中,底子没做任何事情。据报导,高桥治之担任担任人的一家咨询公司早在2013年夏天就与ADK签定了一份合同,并收取了ADK公司5000万日元的咨询费,这份合同为期八年半,期限到2021年12月。虽然合同签定时,东京还没有取得奥运会主办权,但很明显合同便是奔着东京奥运会签定的。除了从Park24公司的资助中获利外,ADK还从东京奥组委取得了许多合同,包含一座竞赛场馆的运营合同。值得注意的是,前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一向担任Park24的外聘董事,竹田恒和几天前也作为证人,接受了检方的质询。竹田恒和自2001年起一向担任日本奥委会主席,2019年3月,他因涉嫌在东京申办2020年奥运会的过程中受贿拉票,辞去了国际奥委会委员和日本奥委会主席职务。竹田恒和其时还担任东京奥组委副主席。据共同社早些时候报导,东京检方在传讯竹田恒和,首要查询高桥治之是怎么成为东京奥组委执委的。2014年6月,高桥治之成为最终一位参加执委会的委员。高桥治之比竹田恒和大4岁,两人都结业于庆应义塾大学,在东京申办奥运会的过程中更是交游甚密。报导说,东京检方也一起传讯了前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8月17日,由于涉嫌从男装巨子AOKI公司收取金额高达5100万日元的贿赂,高桥治之被东京当地检察机关拘捕。之后贿赂案雪球越滚越大,到目前为止,卷进的企业除了AOKI外,还有出版社巨子角川(KADOKAWA)、两大广告巨子ADK和Daiko(大广)、以及高桥治之的老熟人深见和政担任代表的咨询公司“COMMONS2”。AOKI公司前董事长青木扩宪、角川董事长角川历彦、深见和政等多人都遭拘捕。